0757-82296466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 关于上头的说法:

现在新娘都是让影楼、美容店盘的头,上头也成了一种形式,娶女客手拿梳子,

象征性地在新娘头上梳三下,边梳边说: 

一梳金,二梳银, 三梳梳个聚宝盆。 梳梳头发梢,[ 引(生)个小鳖羔; 

梳梳头发根儿, 引(生)个小鳖孙儿。 梳梳头发辫儿, 

引(生)个孩子带着襻儿(即小子,男孩)。 

也有这样唱的: 

一梳金,二梳银, 被窝里头一大群; 梳梳前,梳梳后, 梳得儿女一大溜; 

梳梳银,梳梳金, 梳得两口一条心; 梳梳后,梳梳前, 夫妻恩爱好百年。 

也有的是在女方上头。

在女方上头,这一形式就显得隆重有趣。

用水必须是无根之水,打水人员从井里打上水之后,

不能让盛水的桶着地,待选好新娘上头坐的方向(迎书上写得清楚),

水桶放于身后,放下就不能再移动了。意即生根。

既嫁给某某,就要生根不动摇。

然后,将新郎家拿来的大红被子垫在桶上

(意即过一辈子),新娘前面先用三个核桃支住一个棉油灯,

点燃,新娘脚下蹬一根洗衣棰布用的木棒棰,有歌曰: 

 “三更灯火五更鸡,  奴家今日为人妻,  早起晚睡守妇道, 织布做饭常洗衣。” 

 送女客开始给新娘上头,上头有上头歌,送女客边为新娘梳(也是象征性)边唱: 

 前梳七,后梳八, 婆家娘家一齐发;  梳成金,梳成银, 梳得婆家骡马一大群。